男子醉驾时速170码一路狂飙 两车激撞场面如"大片"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19时许,G164次列车到达北京南站。北京南站派出所值勤三队队长曹宇、指导员刘鹏颐前往站台上接车,将吸烟男子带回派出所处理。

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德国医院共拥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更是远超过意大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德国的医疗系统尚未经受如意大利一般的严峻考验。因此也无法保证德国在同样状况下就一定会比意大利做得好。

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欧洲第一高国家(60岁以上人口占28%)。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死亡率自然会偏高。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

首先,一个最普遍用来解释死亡率差异的因素是患者的年龄。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对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这些国家中60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在住院病例中,15%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在意大利北部重灾区生活的当地人西蒙尼向澎湃新闻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证明意大利人对户外社交活动的热爱。“我们镇上有一个公园,两个礼拜前的周末,可能有超过一千人在那里晒太阳,只是因为天气好。”他说。